我不过说:“当傍晚圆圆的满月挂在劫丹波的枝头时,有人能去捉它么?”
哥哥却对我笑道:“孩子呀,你真是我第一次看见的傻孩子。月儿离我们这样远,谁能去捉它呢?”
我说:“哥哥,你真傻!当母亲向窗外探望,微笑地往下看着我们游戏时,你也能说她远么?”
哥哥还只是说:“你这傻孩子!但是,孩子,你到哪里去找大网,能捉得住这月儿的大网呢?”
我说:“你自然可以用双手去捉住它呀。”
但是哥哥笑道:“你真是我第一次才看见的傻孩子。如果月儿走近了,你便知道他是多大了。”
我说:“哥哥,你们学校里所教的,真是没有意义!当母亲低下脸儿向我们亲嘴时,她的脸看来也是很大的么?”
但是哥哥还只是说:“你真是一个傻孩子”

我说:“哥哥,假若我有一部梯子,我们爬到月亮上去捉星星,好么?”

泰戈尔《新月集》

返回顶部